首页 收藏本站
手机版 微信 分享

扫码订阅

广告
首页 > 历史 > 正文

刘备姓刘,就能理所当然继承汉室江山?血统论可休矣!

2019-02-01 09:42:57 热度: 54647 作者:原创

等到汉献帝被迫禅让皇位给魏王曹丕,汉魏易代之后,刘备在益州建立的蜀汉政权,历史地位也从来并不能与西汉、东汉两个中国正统王朝相提并论,仅仅是汉朝灭亡后,其远支宗亲另行建立的割据政权,更难以如历史上的司马睿建立东晋,赵构建立南宋那样,去合法继承两汉王朝的法统。

赵构本就是北宋的皇子,康王,天下兵马大元帅,当宋徽宗宋钦宗连同其他所有皇子亲王都被金军俘虏后,他当然可以另即帝位。

司马睿是西晋的琅琊王、丞相、大都督中外军事,他在长安城被攻破后,于江南称帝,同样也是正常即位。

毕竟不管哪个朝代,当中枢帝位空缺无传承时,皇族亲王去继承皇位,本是理所当然的。南宋和东晋也从前并不是如东汉那样另起炉灶、重新建立的新政权,而只是旧王朝在未丢失领土上的延续,其程序完整而合乎法统。

刘备仅是西汉皇族远支,并非东汉开国皇帝刘秀子孙,也不是东汉正式册封诸侯王,距离汉献帝刘协的血脉差了十万八千里那么远。他合法职位只是左将军、豫州牧、宜城亭侯,其所谓“汉中王”纯系自封。

国舅董承得了汉献帝刘协谋杀曹操的“衣带诏”,拉了刘备当同伙,然而还没有实质行动,就一个死一个逃了。

且不说这个奉“衣带诏”讨曹的“大汉忠臣”董国舅,逃难途中其部属什么表现?斩杀宫人,血溅后衣,同样跋扈无礼,渺视皇权。他与曹操之争,本质是权臣互斗,而无关忠奸。

且不说汉献帝为保性命而卖队友,以自己的名义宣布了所谓“衣带诏”非法无效,董承被灭三族,刘备更是反贼;就算这所谓的“衣带诏”能够合法,也从来不代表汉献帝将东汉的皇位传给了刘备。

所以刘备只能公然声称汉献帝已被曹丕弑杀,然后以此为由来自立为帝。然而此举法理不通,实为僭伪。

毕竟不止是汉献帝及其子孙,如济阴王刘熙,山阳王刘懿,济北王刘邈,东海王刘敦,甚至绝大部分东汉皇族,在汉魏易代时也都活得好好的。比如魏国重臣、曹操谋士刘晔,便是刘秀之子阜陵王刘延的后人,论皇位继承次序,他们可都比刘备们近得多了。

诚然,历史第一法则是成王败寇,所以从李世民到朱棣,明明是行篡逆之事,但取得成功,传及子孙,便也成为了大唐、大明王朝的太宗皇帝。

刘秀的血脉仅是汉景帝后裔,连汉武帝子孙都不是,也能当仁不让地说「哪怕汉成帝复生,也不可能再君临天下」。

所以,刘备想要成就帝业、夺取正统合法性的唯一渠道,便是北伐中原,攻灭魏晋后,宣布献帝刘协禅让曹丕,是天子失国,自弃宗庙。他自己仿照汉世祖光武皇帝刘秀,取而代之,“三兴汉统”,那时当然谁都无话可说。

而他却在仅有一州之地,便称王称帝以自为,当然是示天下器局之不广,令真心拥护汉室法统的广大仁人志士大失所望。

当时确有无数忠于汉室的仁人志士,维护的是四百年大汉王朝的法统,而绝不是为刘邦子孙一家一姓坐江山的私利,更不会认为但凡是个姓刘的,便是天潢贵胄天生高人一等,江山就只能他们一家一姓去坐。

所以关羽北伐时,从许都到邺城尚有无数汉臣和刘备方面内通,而等到刘备自己称帝后,诸葛亮北伐时,就已经被中原士人视为“蜀寇”,隆中对时畅想的「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,以迎将军者乎」之场景如在梦中了。

刘备既没有刘秀、李世民、朱棣的伟绩丰功,恰恰相反,他以糜芳守南郡而丢荆襄,亲帅大军复仇而惨败于夷陵,孟达举东三郡、黄权率江北军降于曹魏,南中三郡也在东吴煽动下反叛;

其称孤道寡不过短短几年,前后折损兵马超过十万,大将重臣和军中骨干折损无数,短短几年,无论地盘、兵力、人才都锐减到此前一半,在他白帝啼血,饮恨抱憾而终后,虽有诸葛亮这个千古奇才去力挽狂澜,呕心沥血保住一方基业,终究无力回天。

凡此种种恶果,归根结底,不就是从刘备自称汉中王,并建立将大半个益州都划给自己私领的所谓“汉中王国”起,便向天下昭示“割据一方,以国家州郡传及子孙为私产”的野心,才将自己的格局,从此前广受认可的匡扶汉室的英雄义士,变成了和“汉贼”曹操、军阀孙权一类的逐鹿枭雄么?

花有开就有灭,人有生就有死,华夏大地自古亦无不灭之王朝。大周王朝煌煌八百年如此,大汉王朝赫赫四百年亦如是。

中国古代史上最伟大最煊赫、以“天汉”即银河为名,奠定了后世华夏民族族名的伟大王朝,在终结自己历史使命后,以一场冠冕堂皇、隆重盛大的禅代典礼退场后,仍可在自己封地里“以天子之礼郊祭,上书不称臣,受诏不跪拜,祭祀宗庙如汉制”,已经算是退场得极为潇洒。

若是为了给刘备贴金,强行宣布其局促于两汉十三州的区区一个州里“续命”四十多年,终究还是逃不过被司马氏攻灭、为人臣虏的下场,留下“此间乐、不思蜀”之笑谈,当真就更加光彩么?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