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收藏本站
手机版 微信 分享

扫码订阅

首页 > 今日关注 > 正文

加州史上最严重山火背后的一个事实:越控制野火,野火来得越猛烈

2018-11-26 15:29:02 热度: 55265 作者:Qdaily深度报道

从 11 月 8 日早上 6 点半被发现开始算起,到 11 月 23 日基本得到控制(95% 的火情得到控制),“营溪大火(Camp Fire)”烧了整整半个月。截止目前,大火一共造成了 84 人死亡,3 名消防员受伤,过火面积超过 62000 公顷,烧毁了超过18000 栋建筑,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都创加州历史纪录。

大火可能由一条坏损电线引发,不过加州频繁的火灾并不皆是如此。

作为全美野火最多的地区,仅在今年,加州就发生了近 60 起过火面积超过 400 公顷、造成明显人员伤亡和建筑损毁的火灾。频繁野火的背后是加州人住的离森林越来越近,而环境在近几十年里变得越来越干燥、高温。

科罗拉多大学的景观生态学家 Tania Schoennagel 和她的研究团队去年在《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》(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)上发表的一项关于北美野火的研究指出,从 1979 年 - 2013 年里,全球的火灾季节整体延长了 19%,而北美西部则是影响最为明显的地区。从 1985 起,全球超过一半的火灾季节延长发生在美国西部的森林里。

北美西部的景观在最近几十年发生了缓慢但是显著的变化:气候变暖变干,可供野火燃烧的燃料不断累积,野地-城市交界区不断扩大。与之相伴的结果是,过去三十年里,北美的野火无论是在数量还是规模上都比以前更多、更大,造成的损失也更为严重,而且有随着气候变暖继续加重的趋势。

今年 8 月 27 日发布的《加州第四次气候变化评估》预计,如果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继续上升的话,到 2100 年之前,加州每年火烧的陆地面积会增加 77% 。而在过去20 年里,平均每年都会新增 286000 公顷的火烧面积。

另一重因素则更容易为人所忽视:救火不当积累的历史因素。

哥伦比亚大学生物气候学家 Park Williams 的研究领域跨越气候学和生态学,他热衷于研究干旱背后的气候原因和干旱会带来什么样的生态后果,是全球研究气候变化对野火影响的权威之一。

在 Williams 看来,与野火战斗是徒劳的,在面对林火之类的野火时,人类应该报以尊重的态度,尤其在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。“美国西部火灾的持续增长是不可避免的。这一趋势将不可避免地持续下去,如果公众理解这一点的话,他们将会对目前看来太过冒险或无情的管理手段更加宽容。”

Williams 所说的“太过冒险或无情的管理手段”就是——在可控的条件下,尊重野火想烧的“意愿”,让它烧起来。

一个常识是,对森林来说,野火促进自然循环,帮助森林再生。不耐阴的巨型西黄松、北美黑松和红杉树需要野火来定期清理林地,为新树的萌芽腾出空间。同时,一些非本地林的入侵物种也会被野火清理掉,森林生态系统的平衡因而得以维持。

但很少有人知道,对人类来说,自然发生的野火也有好处,它们能帮助人类避免无法控制的火灾的发生。而这一点直到上世纪 80 年代人们才开始逐渐意识到的。

在现代的灭火手段出现以前,野火会在北美大陆的森林里定期出现,它会清理掉那些凋落在林地里的枯枝落叶,把这些燃料及时清理掉。这时的野火往往火势不大,只会波及森林的地面部分,并不会产生灾难性的影响。对北美大陆的原住民来说,野火是在有意识地重塑野生植物、创造草地、为猎物提供栖息地。

不过当欧洲殖民者来到北美大陆之后,他们在带来黑奴、种植园、茶叶的同时,也带来了对火的恐惧。大部分时间里,美国人一直把火视作灾难一般的存在,无论是人为还是自然的起火,都会想方设法地扑灭。

1911 年起,扑灭野火成为刚成立不久的林务局的官方职责。1910 年的爱达荷州大火烧掉了爱达荷州和蒙大拿州三百万英亩的林地,并造成了 85 人死亡。火灾损失引起的政治抗议,让林务局开始专注于野火控制。到了 1935 年,规定林务局灭火的政策甚至有了一个名字——“早上 10 点规则”,意思是林务局一旦在公共土地发现新的火情,应当在次日早上 10 点前将其扑灭。

刚开始的时候,政策还有些效果,但是随后人们渐渐发现一旦出现火情,火势就会变得难以控制。

当人类开始见火就灭之后,火灾的隐患就在慢慢积累。随着枯枝落叶堆积得越来越厚,可供燃烧的燃料也变得越来越多。一旦着火,火势就很有可能大得不受控制。消灭野火的结果就是制造更大的野火。

而林务局,这个曾经以保护森林可持续利用为使命成立的政府部门,如今却将森林防火作为最为首要的任务。尽管每年用于灭火的支出高达十亿美元,火灾发生的频率却越来越高。

1988 年的黄石大火,让生态学家开始重新思考野火的生态意义,林务局的防火目标也开始受到质疑。但是多年来的错误政策所造成的公众认知却难以在短时间内扭转。随着西部越来越多的居民搬到森林附近居住,为了保护自己的人身财产安全,居民们会通过选举议员向国会施压,继续拨款让林务局控制野火。

越控制野火,野火来得越猛烈,于是居民会向政府施压进一步控制野火,这个恶性循环最终为营溪大火的爆发埋下了伏笔。

与此同时,野地-城市交界带的不断扩大,已经让更多的人暴露在野火和人为火灾的风险之下。

根据景观学家 Schoennagel 的统计,2000 - 2016 年这 16 年间里,加州是全美野地-城市交界带火灾发生最多的地方,约35% 的交界带都曾发生过火灾。除了林地本身的野火外,交界带扩大之后带来的基础设施建设,如电线、油气管道,都增加了火灾发生的风险。

Schoennagel 预计未来 20 年里,加州将会是全美交界带火灾增长最快的地方。

野火的发生不仅在不断增加,野火的行为模式也越来越难以预料:现在的野火已不像从前,烧一整夜就能平息下来;火焰沿着山坡向下蔓延的速度比以前更快;以前认为安全的城郊社区现在也面临野火的威胁。在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火灾科学家Max Moritz看来,野火对气候变化的行为响应比任何人想得都快,基于过往经验建立的火灾模型已经难以适应今天的情况。

目前,这场花费将近 1 亿美元的灭火行动已渐入尾声。目前仍有至少 475 人下落不明。而这不会是最后一次人们面对棘手的森林火灾问题。

题图来自:USGS/NASA/Joshua Stevens

标签: 加州 北美